交流文章

好書推薦 The Mapping of Taiwan

·         書名:《The Mapping of Taiwan - Desired Economies, Coveted Geographies》

·         著者‧出版者:Jerome F. Keating Ph. D.

·         發行者: 南天書局有限公司

·         國際書號:ISBN 978-957-41-8641-9

·         版次:2011年10月初版一刷

·         頁數:130頁

·         規格(高/寬):30*23cm

 

當我第一次看到Jerome F. Keating寫的這本書,立刻被它的標題和封皮所吸引。“The Mapping of Taiwan”是台灣映照了什麼?“Desired Economies, Coveted Geographies”是要表達什麼?當我坐下來翻閱這本書時,華麗的說明與上溯到16世紀的地圖立刻豐富了我的腦海。Keating是一個親台灣的台灣通,一個對台灣政治和歷史著作頗豐的政治評論員,他生動地講述了從過去到現在、聚集多個族群的這個國家。

 

他的論點很簡單:當台灣在巨大的國際貿易競賽中變成了“令人意欲的經濟體” (Desired Economies),那麼,它“令人垂涎的地理位置” (Coveted Geographies)將映照出(Mapping)不斷增加的細節。造成這種前提,是基於台灣映照出過去那些曾經殖民它的歷史的概念,Keating於是用這樣的標題來呈現他的概念。

 

 Keating參考了最近在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學者黃曉春(Hung Hsiao-chun)和貝爾伍德(Peter Bellwood)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November 2007》的研究,早在西元前5000年,龐大的海上貿易已經存在於台灣、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和泰國之間的海洋網絡上,該研究的核心是一個只產於台灣豐田的“豐田玉”(Fengtian jade),證據強調,早在西元前3000年在台灣東海岸的豐田即有一座大型的玉器製作工坊,而在菲律賓發現了西元前2000年來自玉器製作工坊的玉器藝術品,顯示了台灣和鄰近國家的貿易從幾千年即開始。

 

有一張蘭嶼人將小船拋到空中的照片【圖1】,幾千年前原住民便使用類似這樣的小船從台灣遷移出去,傳播他們的文化到整個印度洋和太平洋。而在印度洋和太平洋上的南島民族(Austronesian)分布範圍這麼廣,當初他們的起源地(homeland),也就是分化以前原來所居住的地方在哪裡?

 

一張來自考古學家貝爾伍德(Peter Bellwood)的南島民族的語族(language family)分布圖、以及語言學家白思樂(Robert Blust)的語族分支表【圖2】,顯示南島民族的起源地最有可能是在台灣,是由台灣開始擴散出去,此稱之為“出台灣”(Out of Taiwan)假說,這就是說,南島民族在開始分化以前,先居住在台灣這個區域,在台灣形成了古南島語言,之後沿著島嶼,逐步擴展到太平洋各地。

 

台灣島相對於海峽對岸是單獨存在的,諸多差異的其中一點是生活方式,Keating寫道 “台灣的歷史和早期文化更多連接了它周圍太平洋島嶼的世界歷史。” 這樣對外的經貿網絡一直被基本地保有著,直到外國列強開始以人口填充該島,在此過程中邊緣化了該島,並抽取了該島的本土人口。總之,這本書主要側重於探討台灣過去的地圖,以及它們如何提供一個各國覬覦台灣過程的可視足跡。

 

接下來本書按照時間先後分成五個部分來進行:

第一部分:貿易(序曲)

第二部分:西方來臨(16至17世紀)

第三部分:清治(17至19世紀)

第四部分:蒸氣與日治(19至20世紀)

第五部分:轉變與未知的未來(在20世紀)

 

第一部分開始,敘述了15世紀歐洲人開啟了探險與發現的偉大時代。亞當·斯密(Adam Smith)在《國富論》(The Wealth of Nations)中認為,重商主義和重商主義貿易是發展所需經濟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貿易不僅會打開一個國家的新市場,貿易還會提供該國銷售本地所不具備的商品。如果一個國家能夠控制這些商品的供應,他們就可以通過銷售而獲得巨大利潤。然而,儘管所有商家的願望都是喜歡壟斷,但在一個不斷變化的世界,壟斷是暫時的。

 

Keating花費相當大的篇幅來重新審視這個時代,詳細說明了對於絲綢和香料需求不斷增長的歐洲市場,如何導致西班牙、葡萄牙和荷蘭等國家在亞洲不斷擴大的細節。先是威尼斯人和後期的鄂圖曼帝國在運輸與貿易上的壟斷,驅使葡萄牙和西班牙尋求到達著名的香料群島(Spice Islands, Moluccas, 今摩鹿加群島)的替代路線【圖3】。之後西班牙人哥倫布(Columbus)發現美洲之路(1492年),葡萄牙人達伽馬(Vasco da Gama)發現經非洲到印度果阿(Goa)之路(1497年),兩者都在追求香料貿易的經濟。他們企圖壟斷,導致荷蘭、英國等國家的殖民與“分一杯羹”,最終將台灣納入了國際重商主義的網絡。

 

以西班牙為例,其在菲律賓馬尼拉建立了基地,便於從墨西哥帶來白銀能與中國的絲綢進行交易,接著需要尋找在菲律賓與日本貿易通道之間的一個港口,而適合這樣條件的台灣將躍然紙上。台灣首次被發現是在1540年代中期,由葡萄牙船隻在它從澳門到日本的航海途中所看到,台灣因此得名為“福爾摩沙” (“ILHA FORMOSA”,意思是美麗之島)。

 

Keating強調,非常類似於今日的衛星技術,擁有地圖就類似擁有至高的皇權。地圖將提供寶藏的位置、秘密的通道、危險避免的關鍵、暴風雨來臨時的避風港、以及可以在哪裡找到潮流以便將水手帶回家。

 

當列強發生衝突時,陰謀地圖成了最重要的事,間諜將派出國為國內皇權尋找地圖。以荷蘭人林斯霍滕(Jan Huygen van Linschoten)為例【圖4】,他藉由在葡萄牙人轄下印度果阿(Goa)大主教工作的機會,偷偷地從教會檔案室複製很多的機密地圖出來,其後發表了“東印度水路誌”這本書,從而幫助了荷蘭與英國找到了他們到達香料群島的另一條路徑,打破葡萄牙人對香料群島的100年壟斷。

 

第二部分(16至17世紀)從西方國家第一次進入亞洲海域開始講起,在1620年之前的台灣沒有被任何人所殖民,此時外來的海盜、商人、漁夫在固定的據點和台灣本地人進行交易,但1620年代起發生了改變,台灣陸續受荷蘭、西班牙、南明(鄭成功)的殖民統治,最後到1682年由滿清皇權控制了台灣的西半部。當各國轉變並意識到台灣作為貿易樞紐的重要地位時,台灣海島從模糊的輪廓便逐漸顯現出來了。 

 

一張1570年由奧特里斯(Abraham Ortelius)所描繪的”印度東方與鄰近島嶼”地圖【圖5】,顯示了台灣被寫成“Fermosa”,是由一系列的小島所組成,並且刻畫在北迴歸線之北,這種常見的錯誤是因為當時關注的主要區域是在香料群島。一張1626年由英國人史畢德(John Speed)所描繪的地圖【圖6】,顯示了台灣是由三個分開的島所組成。然而,一張1635年由荷蘭人布勞家族(Willem Janszoon Blaeu)繪製的地圖【圖7】,出現了非常準確的台灣葉片輪廓,這裡強調精確的製圖是受益於荷蘭在台統治了11年。

 

第三部分(17至19世紀)從滿請征服中國(1644年)並占有台灣的西半部(1682年)開始講起,在其後的150年台灣並非滿清或西方國家視為令人意欲的經濟體,這情況一直到19世紀才改變。原因並非滿清或西方國家歇息了經濟作為,而是他們有了其他更為重要的關注。

 

一張1724年來自荷蘭歷史學家法蘭汀(Francois Valentyn)的地圖【圖8】,充滿了澎湖與台灣西海岸線的水深標記,以及台灣和中國大陸之間一條路徑的水深標記。針對台灣主要港口在其西海岸的特性,此圖呈現出澎湖的戰略價值:”誰控制了澎湖誰就控制台灣”。另一張1735年由法國漢學家杜赫德(Jean Baptiste Du Halde)所出版的地圖【圖9】,台灣的東半部不見了,這並非製圖者不了解台灣的東半部形狀,而是顯示當時只有台灣西半部才被福建省所管轄。

 

第四部分(19世紀至20世紀)從19世紀中葉開始講起,列強強迫中國開放貿易口岸以維繫其貿易,同時工業革命和使用燃煤為動力的蒸汽輪船發展了起來,此時台灣扮演了蒸汽輪船所需燃煤的供應角色。重要的是,蒸汽輪船建造破壞了列強的均衡,英國成了新興強權,茶葉變成新的貿易要項,因鴉片輸入到中國更讓英國擴張了殖民,之後新興國家如美國、法國、俄國、日本也加入了貿易競賽,因此,需求更精確與更多細節的地圖產生了。

 

在19世紀,當台灣自身的天然資源(茶葉、樟腦、黃金和煤炭)成為該國的吸引力後,台灣內部呈現非常複雜的樣貌。在19世紀末長達50年的日本人統治,台灣第一次由一個國家來控制全境,皇權因此取得了全國的地圖,它包括原住民(Aboriginal)、客家人(Hakka)和福佬人(Hoklo)等各民族的分布,也包括了山脈、河流與道路的位置。

 

一張1901年來自美國首任駐台領事戴維森(James W. Davidson)彙編的地圖【圖10】,它清楚地標誌出台灣島嶼東半部仍是未被征服的原住民區域。

 

最後第五部分(在20世紀)自第二次世界大戰(1945年)後開始講起,隨著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戰敗,在中國國民黨(KMT)領導下的中華民國政府,開始了島嶼的控制,發展成為鮮明的民族中國社會並搭載了強勁的經濟。20世紀50年代的一張地圖【圖11】中顯示了中華民國涵蓋了所有中國,此界定延續至今。而過去十幾年來,台灣歷經了重要的變化,成為一個開放、民主、科技發達的社會。

 

有趣的是,這本書名正言順的用了相當大的篇幅來展示外國強權如何覬覦和描繪台灣,而以提出有關國家未來地位的問題作為結尾,值得讀者反覆咀嚼。“台灣正處在一個重要的時刻,Keating寫道。 “台灣的前途和台灣的經濟將是歷史上第一次掌握在其公民之手:可以不斷地建構出清楚的台灣想像共同體,可以繪製出自己的未來。

 

對一般讀者來說,細讀和比較這些地圖將在視覺上非常地享受,對台灣複雜的歷史和命運有興趣的讀者來說,80頁的彩色地圖和圖片將完美地呈現製圖者所呈現的意義。另外,每張地圖和圖片都保持其個性,各自傳達出的信息像瓷磚一樣地掛在歷史長河上各自的時刻。 當我們將這些地圖和圖片視為一個整體的歷史序列,那麼這些地圖和圖片將變得非常迷人,映照出那些造就今日台灣的點點滴滴。 如果一張圖片勝過千言萬語,那麼這本書《The Mapping of Taiwan, Desired Economies, Coveted Geographies》述說了偉大的故事。

 

 

 

 

作者簡介:

Jerome F. Keating,美國雪城大學博士學位,專長為英美文學及浪漫時期詩人,在台灣生活和工作二十年,中文名字是祁夫潤。1988年隨著柏克德工程公司(Bechtel Engineering Co.)來到台灣, 擔任台北捷運系統的技術移轉經理,之後隨著帝力凱撒國際公司(DeLeuw Cather International)在高雄捷運系統擔任同樣地工作,繼捷運工作之後,任教於台北大學、中國文化大學、華梵大學等多所大學。一路看著台灣從戒嚴到現今充滿活力的民主社會,是一個親民主偏見的政治觀察家。Keating博士的著書有: 《Island in the Stream, a Quick Case Study of Taiwan’s Complex History》, 《Taiwan, the Struggles of a Democracy》, 《Taiwan, the Search for Identity》, 以及這本《The Mapping of Taiwan: Desired Economies, Coveted Geographies》. 其他所寫文章可以在下面網站上找到: http://www.jeromekeating.com/index.html